新華網北京1月3日電 (記者張周來 陳諾 周暢)按照中央八項規定的有關要求,最近兩年來各地針對公務用車使用中存在公車私用、以車謀私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治理,記者在多地採訪瞭解到,跟隨領導多年的司機感覺“解放”了,工作三十多年的公務員開始琢磨買車考駕照,治理“車輪上的腐敗”已經帶來諸多可喜變化。
  公車管理嚴了,司機閑了
  在廣西-東盟經濟技術開發區機關大院里,一輛輛粘貼著黃、藍兩種標識的公務用車十分醒目。從2014年1月1日開始,開發區總共138輛公務用車全部統一張貼公務用車標識,並附有舉報電話。
  “貼了這個明晃晃的標識,誰還敢開公車買菜、接送小孩?餐飲娛樂場所門口也不能去,這麼多‘高壓線’一條都不能碰,反過來司機也少了很多活。”司機雷孟說。
  司機黃遠(化名)曾為廣西某市一位副廳級領導開車四五年,他告訴記者:“以前領導公車幾乎等於私家車,除了正常工作,其他時間可以隨時調用,那個時候當司機最累,有時候做夢都在開車,談戀愛都沒時間。當然我自己也經常能沾沾光,領導不用的時候可以開車出去辦點私事。”
  黃遠告訴記者,以前單位使用公車口頭說一下就行,現在必須填寫用車單並由分管領導簽字同意才能用車。一到周末公車就封存起來,星期五下班後領導要去南寧看看家人,還得找朋友的私家車送自己去火車站。“過去有時一周跑南寧三四趟,公事私事都有,身子累得要散架,現在‘解放’了,比以前清閑太多!”
  年近五十公務員琢磨考駕照
  安徽省蕪湖市公務員李女士工作30多年,現在年近五十卻開始琢磨著考駕照。據瞭解,2015年開始蕪湖作為安徽試點率先嘗試公車改革。“以後上下班肯定不會再有公車接送了。”李女士告訴記者,“沒了公車,就得考慮自己動手。”
  說起過去,李女士感嘆公車幫了家裡不少忙:搬家、聚會出游、平時購物、親戚結婚,公車都派上了用場。2006年7月女兒高考,李女士特意要了一輛公車“送考”,由於車牌號比較顯眼,經過交通崗亭時連執勤交警都會敬禮,但現在必須自力更生了。
  餘先生供職於合肥市某行政執法部門,開著執法車順路接送兒子上小學曾經是他日常生活的常態,甚至連學校保安都認識這輛印著顯眼執法標誌的“專車”。然而這兩年來餘先生再也沒有開公車接送兒子,有一次辦事途中接到孩子學校電話說要立即去一趟,他只好把車停回單位車庫,然後打車去了學校。
  餘先生的兒子如今升上了初中,自己坐公交上下學,以前老爸那輛威風凜凜的執法車他再也沒有坐進去過。餘先生一家正在打算購買私家車,“還是開自己的安心啊。”
  公車私用大幅收斂,部分隱蔽“拐彎”處
  安徽合肥潤安公學是一所寄宿制民辦學校,學費相對較貴,來上學的學生通常家庭經濟條件都比較好。12月31日下午3點多,記者來到潤安公學門口,只見停車場和附近路邊停滿了前來接學生的車輛。
  校門口一名保安教記者如何識別公車:以前的公車擋風玻璃上面有出入證,後來漸漸的就沒有這些證了,再後來皖O牌照也取消了,但車牌是“00”開頭的小號牌照,一般都是公車。記者隨後在停車場內外溜達了一圈,並未發現有公車停放。
  “偶爾有公車接送孩子也都特別小心,基本都是把小孩放下或接上就走,不會長時間在路口停留,停車也都是停在不顯眼的位置。”這名門衛告訴記者。
  合肥世界外國語學校(原合肥中銳國際學校)一名門衛告訴記者,現在偶爾還會看到有公安的車輛前來接送小孩,“一看車子就知道是公安的車。”這名保安坦言,雖然公車接送小孩的情況較以前明顯減少,但仍會看到一些公車的身影。
  在廣西南寧一家酒樓停車場,一名陳姓保安也表示,大搖大擺坐公車來吃飯的情況確實很難見到了,但他發現這類情況也不是完全沒有。“一般情況他們可以把車停在拐彎處提前下車,司機把車開走,吃完後一個電話再來接人。這樣‘一停即走',有什麼差別呢?”
編輯:SN123
創作者介紹

emmy

pp56pprm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